是云不是雾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红薯小说网www.cruzamente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直至夜深,陈玄卿才回到厢房。

他原以为覃如早就睡了,没想到门一开,惊醒了趴在桌子上等他的人。

“怎么还没睡?”

覃如打了个绵长的哈欠,起身替他解开腰封,“殿下不是受伤了吗?”

陈玄卿这才注意到,桌上还摆着金疮药和棉布。

褪去外衣后,手臂上的伤口显得格外刺眼。

因暴露的时间太长,血迹已经干涸发黑,黏在白色里衣上,深深浸透了布料。

伤口处皮肉绽开,长长的一道,看得人头皮发麻。

也不知道陈玄卿是怎么忍得住?

覃如皱着眉头,剪布料的动作尽可能的小心,生怕牵扯到伤口。

两人靠得很近。

近到陈玄卿一低头,就能看到她微颤的眼睫。

她呼出的细微气息,会拂过他的伤口。

一种异样的痒意顺着伤口,融入血液里,一路蔓延到他的心口处。

“我幼时有次从马背上摔下来,母妃也是这样给我上药。”

覃如拿起金疮药的手一顿,一脸无语地抬眸。

这说的什么话?

按照言情剧的套路,此刻他不该说一句“从来没人给自己上过药”吗?!

“那上药前,需不需要给你呼呼啊?”

本是一句玩笑话。

没想到陈玄卿沉吟片刻,当真点头了,“确实有些疼。”

“”

见覃如将脸皱成了一团,他才笑着刮了一下她的侧脸,“逗你的。”

陈玄卿鲜少会这般笑。

眉眼完全舒展开,笑中透出几分少年郎的爽朗和狡黠。

覃如愣了一下,后知后觉地想起来,现在的陈玄卿不过二十出头。

若他是寻常人家的少年,确实是意气风发的年岁。

只可惜生在了皇家,身居太子之位却被父皇提防,大臣打压。

所以才将那些少年心气隐藏起来,只会在偶然时显露出一二。

覃如叹了口气,在上金疮药之前当真吹了几下。

“”

从她的举动中,陈玄卿莫名感到了一种长辈对小辈的慈爱同情。

尤其是包扎好伤口后,她有意无意地宽慰自己的话。

什么比起另外两兄弟,其实他过得还不错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高辣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精灵奴隶王国

精灵奴隶王国

trsmk2
[凌辱]这是距今约200年前的发生的一场战役,被精灵们称为「悔恨之战」。在 奥鲁希斯的历史上,强大而高贵的精灵们在各个纪元都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, 他们往往领导并抵御来自魔界黑潮的侵攻,第二,第三和第四纪元的黑潮入侵之 中,每个时代都有无数的精灵倒在黑潮的狂潮之下,让精灵整个种族开始走向衰 弱。而在如今,也就是第五个纪元里,人类展现出了惊人的潜力,他们渐渐占据 了越来越多的土地,成为了奥鲁希斯的
高辣 连载 2万字
我的第一个女人“小亲妈”(全)

我的第一个女人“小亲妈”(全)

taifengshan
我也记起了我和——我的第一个女人——我的嫂子—我的小亲妈——我的大老婆—— 天下最美的女人。 记得那是1995年的春天,我正在上高三。中午放学回家吃饭,刚到家门 口就碰到大哥出门送人,一男一女,男的有四十开外、黑黑的、不起眼、一般人。 女的长白白的、嫩嫩的、有点像「汉武大帝电影里的平阳公主——胡可」、尤其 嘴、鼻子、眼睛、脸型最像、美极了、身材修长、肤色嫩白、两乳肥美挺拔、屁 股硕大翘翘的、最美
高辣 连载 2万字
爱·萌芽

爱·萌芽

高辣 连载 0万字
撷春色(强取豪夺高h)

撷春色(强取豪夺高h)

新朝君主x前朝准皇后(国破后出家为坤道)?齐澜微服陪堂妹去江南寻访名士,打马山间时,遇两个坤道在井边汲水,上前,本欲讨口水喝,见其一艳欺丹芍人间绝色,笑问:“仙姑惊人艳质绝世佳容,怎么在此地出家?倒合做我后房夫人。”?旁人来江南,是看三秋桂子、十里荷花,他却于冬日采撷了无边春色。
高辣 连载 3万字
被公公后的日日夜夜

被公公后的日日夜夜

天仙娘子
高辣 连载 2万字
窥淫记

窥淫记

才不是猫大人
窥尽天下淫事,却是木石之心。人道清白难守,且看她如何自处。space「space」
高辣 连载 4万字